🍓草莓大福

乱搞

意外

意外
人设ooc,大概是公交车痴汉攻×臭屁模特受设定
如果有小红心和评论可能会放出续集,没有我就独自美丽。

1.
李振洋视角:
按道理来讲,一个走过蓝带的大模是不会出现在公交车上的。。。吧

然而此刻李振洋臭着一张脸,两个硬币在他做作的投掷后稳稳当当的溜进了投币机。人倒霉起来,喝口凉水都塞牙缝。这不,北服第一大模出去蹦个迪的功夫,钱包和手机就被扒了。

“还好兜里有两个钢镚儿,不然五个公里想想都脑壳儿疼”李振洋上了车就想找位置坐下,但回应他的只有。。。“诶,大姐你别踩我”李振洋感觉自己的身体都被挤的质壁分离了“别挤别挤,夹着我手了。。。”

然后北服188的大模就被挤到了最后一排,感觉到身后坐着的口罩男的视线不爽的瞪了回去。看到身后的寸头口罩男迅速低下了头,李振洋觉得自己很霸气心里美滋滋的。

2.
卜凡凡视角:
下午2点整,正是上班上学高峰期。以往这个时候自己都是戴着耳机昏昏欲睡,偏偏这时候看到了一撮粉毛被挤到了自己身边。

这不是重点,重点是这个粉毛是自己暗恋已久的直系学长李振洋。卜凡抬头娇羞地看了一眼对方,对方居然娇嗔的瞪了他一眼。搞得自己马上心里老鹿乱撞,急忙低下了头。

因为沿线修路以及司机高超的转弯功夫,卜凡能感觉到李振洋被数次挤到自己身前。

卜凡凡感觉小凡凡不太好,平常自己喜欢叉开两条长腿坐着。所以每次公交车一个急转弯或者一个颠簸,李振洋的屁股就免不了在自己小兄弟身上蹭蹭。

偏偏对方还不知晓,扭了扭他浑圆紧致的屁股想要给自己挤出多一点空间。卜凡凡能感觉到两团软软的肉在自己小兄弟上肆无忌惮的打着圈,一下又一下,不轻也不重的恰到好处。

虽然隔着那么几层布,但是看着眼前藏在白衬衫和黑色长裤下的身躯他就忍不住思绪乱飘。他想起前几天班里才组织去看学长们走秀,他记得李振洋穿的那件粉色蕾丝长袖衬衫。那件衣服本该把他的身躯包裹的严严密密才是,可聚光灯一照那衣服却透过光将李振洋纤细的腰肢完美的勾勒出来。

他一边想着究竟能不能一只手将李振洋的腰肢握住,一边发现自己的身体不受自己控制的变化着。。。

3.
李振洋视角:
要是再给他一次选择的机会,他绝对不会上车。这不是通往学校的车,简直是通往地狱的车。
为了在狭小的空间能保持站立,他尽力抓住车上的吊环。更要命的是,车里充斥着各种不明的味道,鸡蛋味混着廉价香水让他香烟失去味觉。

更可怕的是,司机神乎其神的转弯让他数次被挤到身后那个寸头口罩男身上。李振洋咬了咬后槽牙,决定下车的时候一定要送这位高超的司机几句国骂。

李振洋想摸出手机听歌消遣一下,却想起自己的手机已经不知所踪。只能大力的拍了拍口袋撒气,抬手看了看手表2:15,还有35分钟才能结束这段折磨。

仿佛老天爷也和他作对,手松开吊环看个表的功夫,司机就来了个夺命急转弯。李振洋感觉自己右脚一个重心不稳,就感到自己以一道滑稽的弧线直接坐到了身后的寸头口罩男身上。

兄弟你还有口罩不?卖我一个成不,脸上有点挂不住。。。

4.
卜凡凡视角:
还没从那让自己欲仙欲死的碰撞中清醒过来,就感觉到身上多了一份重量。抬眼一看,得,李振洋整个屁股蛋都和自己的小兄弟直接接触了。

卜凡凡直接闹了个大红脸,这并不妨碍李振洋的脸以肉眼可怜的速度变黑。听到学长那极具魅惑的声音“不好意思”,捋捋衣服就从自己身上下去了。

卜凡凡别提多伤心了,可不一会儿又是一个大转弯学长又掉到了自己身上。“别乱动”卜凡的声音不知为何有点沙哑,他把李振洋的身体正了正“这车平时都这样,不介意就坐着吧”

感觉到对方不动了,卜凡凡却后悔了。虽然自己拼命夹紧小凡凡让他别造次,可伴随着学长翘臀的一下又一下的磨蹭,卜凡凡觉得自己都快爆炸了。

身边坐着的两个大妈都睡了,一个初中生在低头沉迷游戏。而他在思索一个两难课题。。。怎么解决自己的突发状况。

一是忍着,现在看来这等同于挑战身体忍耐极限。二是趁着大家不注意,赶紧偷偷给泄了。

5.
李振洋视角:
不同于卜凡凡的纠结,李振洋坐下来以后觉得可舒服了。昨天彻夜蹦迪还喝了点酒,下午两三点也正是昏昏沉沉的时候。

不是没有感觉到自己身下有异物抵着自己,但大家都是男人李振洋表示了解。话说他用屁股保守估计,后面大兄弟的小兄弟尺寸应该挺可观的。几下颠簸以后,李振洋明显感觉到后面那玩意变得邦邦硬。

李振洋皱了皱眉毛,有点不爽。但也没说什么,几下颠簸后自己进入了贤者时间,不小心歪着头睡着了。

6.
卜凡凡视角:
要不说北服南北坡,还得服洋哥。就这么五分钟光景,他大洋哥就加入了大妈们的阵营,睡得找不着北。

卜凡把对方的头靠在自己肩上,一种名叫温柔的神情很不适合的在大汉脸上浮现。他大洋哥真好看,不怪他刚到学校找个厕所的功夫就对他一见钟情。

卜凡凡警惕的看了看周围,大家都漠然的各干各的,没有人把关注点放在自己身上。很好,一个小恶魔在自己心里生成。

他的右手神不知鬼不觉的解开了裤拉链,伸进自己的内裤磨蹭着。

有了之前二十几分钟学长屁股的刺激,再想着自己身上就挂着那只大猫,几分钟的功夫自己就缴械了。

意外就这样发生了,太久没自己解决米青液不受控制有些喷到了学长的黑裤子上。卜凡凡急了赶紧把裤子穿好想要拿纸巾擦干净。

7.
李振洋视角:
“车已到达终点站,请乘客有序从后门下车”

李振洋摇摇头又敲敲肩,转头对口罩男说了一句“谢谢你啊,不小心睡着了”

等到前面人走的差不多,李振洋捋了捋睡乱的头发打算回学校。身后的寸头口罩男却贴近自己一起下了车,李振洋有点不知所谓。

走到一个小巷,那人还是锲而不舍的跟着。比自己还高的个子让自己有点不爽,该不是要抢劫吧。

8.
“你怎么回事,老跟着我?”李振洋突然转头放话。

卜凡凡看着李振洋裤子上白花花的一片,无所适从的拉下口罩“学长,我也回学校”

李振洋盯着卜凡凡看了好几遍,好像的确在秀场看过这个傻大个。

“得”李振洋眼睛咕噜咕噜的转了几圈“昨晚蹦迪你是不是也在?”

卜凡凡挠了挠头,昨晚他的确是特意去创造了偶遇来着,可没敢上前。

“可能是吧”卜凡凡突然指着李振洋屁股说“学长你这沾了灰,我帮你擦擦”

李振洋下意识就往后面蹭,卜凡凡来不及阻止在旁边僵成了一块。

李振洋眯着眼睛一看,这哪儿是什么灰,粘粘稠稠的闻起来有点腥。

“我靠。。。你这个学弟很不一般啊”从卜凡手里抢过纸巾臭着脸擦了擦手和衣服。

“学长,这是个意外我可以解释”卜凡凡整个大型烂番茄一样局促不安。

“成,你解释”李振洋好笑的看着这不知哪儿蹦出来的学弟,可别是个傻子。

“算了”卜凡突然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表情“我喜欢学长,很喜欢学长,想怎么处置爱咋咋地吧”

“叫什么名字?”李振洋自认为酷的挑了卜凡的下巴。

“哈。。。”卜凡凡还以为李振洋会给自己一个大嘴巴巴。

“我从来不和不清不楚的人发生关系”李振洋憋着笑看他好像一只偷吃鱼的大猫。

“卜凡,白羊座,身高一米九二,体重82kg除了爱打游戏无不良嗜好。”卜凡愣头愣脑的回答“我有机会吗?”

李振洋突然凑近他的耳朵说“学校宵夜街隔壁宜家定一间房,让我看看你有什么本事”

卜凡凡心想,自己本事可大着呢!

我永远记得2(双向暗恋)


极度欧欧西,小学生文笔

1.
“Hey bro,我想买奶茶”jeffrey休息时湊到王子异身边发出了本周第三次邀请。

“走吧”王子异欣然答应。自从合练以来,jeffrey好像爱上了全时的各种饮料。

“能跟他一起走在路上,真好呀。”两个人同时这么想着。

jeffrey一边挑选饮料一边问“子异,最近练习得怎么样了?”

王子异摇摇头“rap已经没有问题了,就是合唱那部分我还拿不准。rapper唱歌还是有点困难呢。”

“你唱来我听听,我给你合一下。”jeffrey拿着一杯咖啡期待地看着王子异。

“Aha 我永远记得 你说的爱我 是最动听的歌 我一辈子记得”王子异轻轻唱着,声音因为不自信而颤抖。

jeffrey的脸不知道什么时候潮红了一片“怪不得说rapper唱情歌最为致命,这样我们也算是互相表白了吧”

2.
一出便利店门口,几朵雪花就在空中轻飘飘打着转。

王子异是北方人,对于雪早已是见怪不怪。

可来自湾湾的jeffrey是第一次看见雪,难免有点激动。他呆呆地伸出手,脚不自觉地向前好几步。他抬着头看着在空中调皮的飞舞的雪花,喃喃道“下初雪了”

在王子异的角度,只能看到他亮晶晶的眼睛。一闪一闪的,和那雪景似乎融为一体。

那个人在看雪,而自己只在乎看雪的人。

而jeffrey想起了好多年前和姐姐一起看过的韩剧,“初雪绽放的那一天,相逢的恋人会感到幸福的所在”

“王子异,我和你四舍五入是不是也算感受到幸福的恋人了呢?”jeffrey就这样想着,嘴角又勾起了一个迷人的弧度。

3.
“最近都没怎么见你诶子异,很忙吗?”蔡徐坤进了宿舍就向王子异抱怨。

说是抱怨,其实更像撒娇。

jeffrey躲进被子,假装睡熟。他一直都知道的,王子异和蔡徐坤是天作之合。

他们两个的名字,似乎天生就该绑在一起。而中途想要插入的自己,又算什么呢?

坤坤就像一朵开放得最为娇艳的玫瑰花,一出场其他花朵都失了颜色。

“况且我最多只是一朵小小雏菊而已啊”jeffrey在心里偷偷叹了口气。

4.
蔡徐坤好笑地看着神情紧张的王子异,“你干嘛一副出轨被抓的样子?”

王子异并没有否认,只说“怎么突然来找我,最近没有营业任务吧?”

“你很绝情诶”蔡徐坤靠着墙戏谑地看着他“怎么,还没走出上次的阴影啊?”

他指的大概是微博上cp粉和唯粉的撕x大战,王子异被抓住“吸血”骂的昏天黑地。

“没有”王子异摇摇头“我只是担心别人误会。”

蔡徐坤看着王子异深情的双眼,有些恼怒“是jeffrey吗?”

王子异什么都没说,只是点点头。

“到头来,还是输了啊”蔡徐坤心里暗暗想着。

我永远记得1(双向暗恋)

极度欧欧西,小学生文笔。为爱发电,孜孜不倦。

1.
很久很久以后,rapper王子异嘴边还是会哼起那句“我永远记得,你掌心的热”

2.
“我想再转一次”王子异看着转向自己的维他命水时,温柔又坚定地开口道。

在场练习生们听到后都呈焦土化,虽然不是没有听说过王子异是个佛系玩家。。。但在这个时候把唱rap的机会让出来,还是让人感觉他整个人都佛光普照。

虽然有顾虑秦奋对这首歌的渴望,但他也不是完全没有私心的。他想起了那个人,昨天才在宿舍和他抱怨“这个赛制很不合理诶!你是rapper,我是vocal。估计整场比赛结束了,我们还是不能合作。”他的声音和初映像中的港风男搭不上边,奶里奶气的还带着撒娇的意味。

“总会有机会的”记忆中自己这样认真地回答,那人只当是无用的安慰继续练习。

“Aha Aha我永远记得 你说的爱我”jeffrey拿着水瓶当做话筒闭着眼睛体味歌词。王子异坐在床上听着,只感觉心里好像尝了蜜般的甜。

3.
李让,岳岳和王子异无措地并排坐在地板上,王子异感觉自己像供人挑选的水果。

“你们应该会对这首歌会有抗拒吧?”周锐看着三个rapper,心里也有点替他们不是滋味儿。

“我没有”与平时的平静不同,王子异这次积极地表现了对这首歌极大的渴望。

jeffrey笑着想替他拉票“我知道子异没有,因为我跟他是一个房间的”。呆瓜jeffrey笑着露出两个深深的酒窝“我有听到他在Aha”

韩沐伯像老狐狸一样抛出问题“什么时候Aha?”

“就是他洗澡洗一个小时的时候有Aha”jeffrey怕大家不相信又补充了一句“虽然都走音了。”

闹到最后,拉票变成对王子异私生活大爆料,大家都纷纷笑了起来。直到尤长靖开口道“王子异”,jeffrey才真正认识到自己的小小心愿实现了。

4.
是的,jeffrey的愿望很简单,他一直想要和王子异在舞台上合作一次。第一期节目开始,他就被这个男生的breaking和独特的气质所吸引。可开始一个在A班一个在D班,又都忙于练习,他们接触的机会少之又少。可这并不能阻挡jeffrey单向的关注,习惯坐在边角的他眼睛却总是聚焦在舞台中央。

后来简单快乐其他三个练习生被淘汰,他们宿舍只剩下王子异。鬼使神差下,他敲开了之前聊天不超过十句的王子异的房门,“干净又安静的宿舍要了解一下吗?”

4.
王子异抬头对上来客的眼睛,是小鹿一般的干净和澄澈。

大厂里戴美瞳不是罕见现象,某芙甚至还放言“换一副美瞳,换一种心情”。所以王子异在那一刻,突然被jeffrey小鹿般的眼睛电到也不是没有理由的。

住在一起之后,王子异觉得对方完全按照自己择偶标准而生。要可爱,要懂得一点点时尚,要温柔和安静。

小鹿斑比,王子异在心底偷偷这样形容那个人。

那个人没有体验过什么人间疾苦,是被身边人宠到大的。可是在他身上全然看不到自大或者炫耀,他甚至会经常感到胆小和害羞。

@眼睛好像常常住着一汪湖水,就这么亮晶晶的看着这个世界。

等王子异反应过来,自己已经深深陷于这双眼眸。

写在后面:
最近一直在想写彦福不浅的ABO文,可我真的是太喜欢《我永远记得》了。一个不小心在某个深夜爬墙,有人看应该会写后续啦。( ˘•ω•˘ ),毕竟异霖也很甜嘛。

花吐症

花吐症
依旧是极度欧欧西,小学生文笔,请勿上升真人。

花吐症:一个暗恋了别人的人,因郁结成疾,说话时口中会吐出花瓣,若所暗恋之人未晓其意,则会在短时间内死去,化解之法为与所暗恋之人接吻,一起吐出花朵后痊愈。「呕吐中枢花被性疾患」,通称「花吐き病」,其症状是感染者将会感到痛苦,咳嗽,从口中呕吐出花来。
小雏菊的花语:天真、和平、希望、纯洁的美以及深藏在心底的爱。

几天前,董又霖吐出了一朵小雏菊花瓣。

起初他并没有当回事,可随着频率和频数的增加,他的身体越来越虚弱。他才后知后觉发现自己染上了花吐症,其实也不是那么意外的,毕竟——林彦俊最近总是在自己梦里环游。

此刻,董又霖又躲在厕所吐出了三朵花瓣。掌心的小雏菊真像他的暗恋,都是那么纯洁而卑微。他抬起头对着镜子里的自己戏谑地笑了,听见心底有个声音说“你真可怜”。

是啊,真可怜。自顾自地爱上注定不同世界的那个人,偏偏还不愿意从自己编织的情网中挣脱出来。《爱你》公演结束后,那个人又继续和尤长靖打得火热,也只有自己一个傻子沉迷于孤独的单恋中。

林彦俊最近觉得自己很奇怪,眼睛会不自觉的追随某个人的身影。可是那个人最近好像在躲他,就连在饭堂偶遇都会匆匆离开,仿佛自己是什么洪水野兽。

“jeffery在吗?”林彦俊走进那个人的宿舍探头探脑,想要发现那个人的踪迹。

“Bro,他去找秦奋玩了。有什么急事吗?我可以帮忙转告哦”和那个人同宿舍的王子异友善地回答。

林彦俊只是摇摇头,快步走出了宿舍。说实话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走到这里,心里有个声音想抓住那个人质问他为什么躲着自己。可仔细想想,他们两人的交集并不多,顶多只是在合作《爱你》的时候走过短暂的交流。

接下来林彦俊在主持综艺时主动Que了那个人,“一个男生 如果他 健身很好 然后又会创作 唱歌又好听”。就在全场都以为是王子异的时候,林彦俊又邪笑一声说“同时好像最近唱了爱你那首歌很红。jeffery。”
“他有一点很吸引我 他有健身 身材很好”

那个人才反应过来,尴尬地笑了笑“你怎么知道?”

林彦俊像个恶作剧成功的孩子“因为我摸过”。一时之间,大家纷纷起哄。林彦俊有种炫耀自己所属物的得逞感,却也感到隔壁尤长靖悄悄撞了一下自己的肩膀。

节目录制结束后,尤长靖在宿舍恨铁不成钢地逼问“那个part不是商量好了要丟梗给王子异的吗?而且你这样做,我们的粉丝会怎么想?到时候节目组怪下来,你自己给我应付啊。”

没错,林彦俊和尤长靖就是节目组选中公开营业的对象。回想起自己的异样,林彦俊摇了摇头说“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一时魔怔了”

“你不会真的动心了吧?”尤长靖叹了口气“我就说你一个rapper怎么会去《爱你》”

事实上,林彦俊原本已经决定要选哪首曲目。可是在听到那个人说要选《爱你》,不知怎的就更改了所选的曲目。等他反应过来,他已经和那个呆子击掌了。不得不承认,他对董又霖一直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好感。

可能是他在初见时候唱了他喜欢的《天天》,又可能是他呆萌认真与世无争的性格。倒不如直截了当地说,那个人从头到脚都很吸引自己。甚至发展到自己无意识地被他无条件影响,如果见不到他会很难受。该死,自己该不会是。。。喜欢上那个呆子了吧?

尤长靖看着好友痛苦的样子,不忍心地说“你也不用太担心,或许你对他只是一时热,过几天就没事了。”

林彦俊摇摇头,笑容中带着一丝苦涩“我对他的感觉,比你想象的还要深得多。”

林彦俊决定要和自己那个玩躲猫猫的家伙说清楚,便又奔向董又霖的宿舍。径直打开没有上锁的宿舍门,只见那个人独自坐在椅子上咳嗽。

定睛一看,董又霖手中还有几片纯白色的花瓣。受到惊吓的那人,赶忙把花瓣丢到了垃圾桶。

“是花吐症?”林彦俊疑惑的发问“你暗恋着谁?”

董又霖动了动嘴唇,最后吐出一个名字“王子异,我和他同宿舍后就对他产生了感情”

“那你最近为什么要躲着我?”林彦俊对角落的那人一步步靠近紧逼。

董又霖脸色一白,争辩说“你少臭屁咧,我才没有躲你。”

林彦俊把话语转化成为了行动,对着董又霖那红润的小嘴落下一吻。这个吻的主人无疑是具有进攻性的,林彦俊用右手强硬地固定住那人的下巴,防止他逃跑。不久,灵巧的舌趁着对方呆滞的空档撬开了贝齿,在对方嘴内每个角落流连。。。

董又霖第一次和人接吻,毫无经验可言。凭着一口气被林彦俊吻得神魂颠倒,两唇分开时甚至拉出一条暧昧的银丝。

“咳咳”两人同时咳出了几朵红玫瑰花瓣。

林彦俊用手接住花瓣,伸向对面脸红的可以滴血的某人“红玫瑰,希望与你泛起激情的爱。你是爱我的对吧?”

董又霖点点头,“你怎么知道我喜欢的人其实是你”

“你记不记得我说过,我喜欢一个人会用自己的方法把他抓住?”林彦俊把迟钝的某个人拥进自己怀里“在你暗恋我很久以前,我就已经光明正大的爱上你了。”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写在后面:
依旧是大半夜,脑洞突然出现。一直觉得福瑞这种闷骚的性格很适合花吐症的题材!!!画几个饼,接下来想要写
1.女装梗   2.ABO    3.同居30题
欢迎大家在评论区留下自己想看的梗,顺便撒娇求小心心。
晚安呐?

我多喜欢你,你会知道。

极度欧欧西,小学生文笔,睡前脑洞产物。
靠北哦,林彦俊第一次觉得原来男生说脏话也可以那么性感好听的诶。
时间倒退到五分钟前,董又霖脸色发青地从节目组设置的鬼屋向走廊光速逃离。此刻林彦俊正气定神闲地羞辱走廊的死“鬼”,说道“你这样化哪里会有人被吓到啦?”然而下一秒,伴随着一声清脆软糯的“靠”,董又霖小朋友被吓得往后一退摔倒到地上。
你有没有过瞬间被击倒,耳膜里充斥着某种声音的时候呢?林彦俊有,他很没出息地被这一声“靠”完全吸引。
愣了五秒钟,林彦俊才想起去捞地上已经被吓得灵魂出窍的呆福瑞。“你没事吧”林彦俊拉他起来并拍了拍他身上的灰。
董又霖硬生生把自己一对小酒窝挤出来掩饰自己的尴尬,而微红的脸颊已经出卖了他。“没事没事”董又霖挠挠头“刚刚那个。。。你什么都没听见哦”
不提还好,一提那一声“靠”就在自己耳边自动循环播放起来,还有越来越性感娇俏的趋势。。。
当林制霸先生回归现实时,董又霖小朋友已经因为害羞逃回了宿舍“也太糗了吧!被吓成那样还说了脏话,好想就地挖一个地洞钻进去”
是夜,林彦俊闭着眼睛却满脑子都是董又霖那声“靠”。只听过“情人眼里出西施”,应该没有人像自己一样病态,把对方一句“靠”自动转化为天籁之音吧!
“林彦俊,不准想了!”林彦俊极力控制自己的思想。可董又霖迷人的小酒窝、红润的嘴唇、白嫩的小手却代替那声“靠”在自己脑内循环播放。
第二天,林彦俊反常的带着浓重的黑眼圈出现在了练习室。损友陆定昊蹭到自己身边耻笑道“昨天去偷鸡还是摸狗哦,把自己搞得和熊猫一样”
“我完蛋了”林彦俊一反平日的嚣张,耸肩缩在一个角落。“我认真问你哦,你有没有试过觉得一个人说脏话也可以很好听?”林彦俊向陆小芙发射求助光波。
“你受虐狂哦”陆小芙翻了个白眼“要是有人敢带脏字骂我,我会撕烂他的嘴诶”
林彦俊很颓废地把脸埋在大腿上“不是啊,就觉得那个人无论做什么都很完美嘛。怪不得大家都叫他初恋嗓音。。。”
“嘿bro,我看你不是受虐狂,是被爱情蒙蔽了所有感官”陆小芙一脸奸笑,拍了拍林彦俊。
“我问你答,ok?”陆小芙心想是哪家倒霉姑娘被这个迟钝的傻子看上了“想象一下她和别的人接吻”
林彦俊一想到董又霖要和别的女生慢慢接近,就忍不住想要从四面八方跳出来把那个女人拍死。“不行,我想象不出来!”林彦俊生气的掐住无辜小芙的脖子“我掐死你”
“冷静点冷静点”好不容易挣脱魔爪的陆小芙喘了口气,继续在作死的边缘试探“是不是觉得对方就算放个屁,你也觉得香?”
林彦俊眉头紧锁,感觉事情并不简单“至少,就不会嫌弃他啦”。其实心里是想,呆福瑞就算放屁估计也是“噗”的一声,然后光速逃离现场吧。光是想想,就觉得——好可爱啊!??我的老天鹅啊,世间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人?
陆小芙心想“病得不轻”,清咳一声说“诊断结果出来了”
林彦俊又是粗鲁的一把抓住陆小芙可怜的衣领,喷射出的眼神仿佛要把他大卸八块“说人话”。
“好汉饶命”陆小芙说“孩子心病老不好,多半是早恋了。”
“你。。。”林彦俊吓到呆滞“你是说我。。。我???”

“而且据我观察,你已经无可救药地单恋上了那个可怜的女孩”陆小芙心里默默为那个陌生女孩念了大悲咒。
“对吼”林彦俊一敲脑袋“我怎么没想到,我喜欢jeffrey”
“没错啦”陆小芙点点头,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劲“什么?你想抢我的大房子?我小夫和你拼了。”
正巧董又霖路过,敲了敲门进来准备和他们闲聊。可怜的呆福瑞小朋友还没反应过来,就被林彦俊拉上了天台。
“诶诶诶”董又霖心里想应该没有得罪这位林日一先生“怎么了嘛?”
“下面的话你给我听清楚!”林彦俊背对着他,声音一如既往地低沉霸道。
“你知不知道你这个家伙很呆,又很笨。整天就只知道吃鸡蛋健身,什么都不管不顾。你都不会关心一下身边的大事,无论对谁都那么好,就像24小时发电的中央空调。。。”林彦俊一边说一边悄悄的脸红。
“对。。。对不起啦”董又霖挠挠头,虽然不知道自己哪里惹到他了。
“我还没讲完,不准打断”林彦俊生气的说“你不要以为你整天笑眯眯,呆呆傻傻的,唱歌好听,人又温柔善良,全世界的女生就都喜欢你哦,听懂没?”
“哦”董又霖心想“其实没听懂诶”
“笨蛋”林彦俊转过身来轻轻拍了董又霖的头“我的意思是,你呆呆的样子很可爱!唱歌分分钟让那些无知少女耳朵怀孕,连说脏话都宇宙第一性感。还有。。。。可能放屁都是香的。”
“啊?”董又霖一脸懵逼。
“别再向她们散发魅力了,你这迷人的家伙。我才是全宇宙最喜欢你的傻瓜,我现在命令你和我交往。不然。。。不然我就去你宿舍把你的鸡蛋全部摔碎,讲冷笑话冻死所有喜欢你的女生,你听懂没?”林彦俊一把把蒙逼的董又霖锁进怀里“要是有把你缩小的魔法就好了,我要把你天天藏进胸口的口袋,把以陆定昊为首心怀不轨的家伙都气死!”
董又霖噗嗤一声笑了,心想“不愧是林彦俊,脑回路的结构永远和平常人搭不上边。”虽然这个家伙中二又霸道,还老是犯蠢,但是。。。
“我也有一点喜欢你啦”董又霖把通红的脸埋进那人的胸膛,嗡声说“我放屁有时候也臭臭的啦。。。”
后来,林彦俊挤走陆小芙住进了上海市中心的大房子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写在后面:
本文是作者根据呆福瑞在B站两个视频开的脑洞,一个是他非常非常稀有的不小心说了脏话的合辑,一个是他说他放屁会逃离现场的访谈。
我的心境就是本文林制霸的心境,无论怎样的呆福瑞都超级戳我!!!我觉得这大概就是[超级喜欢一个人]的心境了吧,觉得对方百分百完美。写到深夜两点,晚安咯。